罪惟
2014-01-22  

【全职高手】三T

·顽主paro。……嗯没错就是王朔那个顽主((。不过被窝扯的乱七八糟了……想搞八十年代的赶脚结果失败了……那就时间设定就是现在吧(。Just a 脑洞,不造能写多少

·地点全在B市(。叶修很早就从嘉世公司辞职了,嗯,对应的时间比原文早得多。

·好像没啥cp,大概双花→叶乐,有点林方林,嗯。

 ·po主没有任何文力……(((。

 

三T

 

下午两点一刻西直门外大街动物园门口,叶修满面春风地大步走向棉花糖摊子前站着的一个粉头发姑娘。

“来晚了来晚了,这不公交卡忘充值了地铁里磨蹭了一会,对不住啊。”叶修抹了把额头一边说一边拧开瓶水灌了两口。

那姑娘正在专心看小贩绕一个五彩棉花糖,吓了一跳转过头来古怪地看着他。

 

我去,一大小伙子扎什么小辫啊。还是粉的。叶修也吓一跳,看他像打量神经病一样审视自己,又添了两句:“站这太阳地儿热不?要不咱这就去找家咖啡厅坐坐凉快凉快?迟到了真是抱歉。”

 

“你谁啊?我等的又不是你,你不必道歉。”粉毛小伙一脸莫名其妙。

 

叶修把矿泉水瓶往胳臂下一夹,另一只手往兜里掏了两掏捏出张小照片对着小伙子左比右比:“没错了啊,你是不是百花公司的张佳乐,在这儿等你们公司的架构师孙哲平?你们约好下午两点在这儿见面,对吧。你等的就是我。”

 

“是……不是,你谁啊?”

 

“哦,我是三T公司的一号业务员,我叫叶修,认识一下。”叶修右手胳膊夹着矿泉水瓶子就伸出了左手打算握一握。张佳乐也伸手胡乱摇了下,显然是被叶修闹的糊里糊涂:“三T?那是什么公司?卖安利的?”

 

“我们不卖东西。我们的宗旨是:替人解难,替人解闷,替人受过。”

 

“听着怎么那么不得劲呢……哎我说,孙哲平呢?”

 

“哦,他说新来个项目他们紧急开会,今天一天都没有时间,又怕浪费了你请的假,就委托我们三T公司来陪你一下午。”

 

“什么?叫我——跟着你逛一下午?” 张佳乐叫起来,“这个王八蛋。”说罢掏出手机就开始拨号。

 

叶修捂住他手机屏幕:“不用打,他跟我们联系完手机就没电关机了,连报酬都还没谈妥呢。”

 

张佳乐瞅瞅手机,又瞅瞅上身一件印着“三T”的T恤下面穿条大裤衩叼根烟站在那儿的叶修。“不不不,张……先生,您完全不用移情,也不用想别的,我就是帮孙先生陪你这一下午,我公事公办,绝对有职业道德。”

 

张佳乐噗嗤一笑:“还移情呢,瞅瞅你……唉,别闹了。你就回你那什么DDT公司去吧,我回家。”

 

“不是杀虫剂,是三T。我们接受了孙先生的委托,就一定要把事情办好,说好了代替孙先生陪你一下午,哥很有职业道德。我们就往海淀那边去,路上逛逛然后去那家云南火锅店吃晚饭行吗?”

 

“哟,还知道我喜欢吃云南菜哪?”

 

“那是,这孙先生都交代了,您就把我当成他,咱高高兴兴逛一下午。”

 

张佳乐又把他打量一番,摇摇头:“大孙可从不穿着大裤衩就出门。”

 

“噢,毕竟做不到丝毫不走样,是吧。哥这是随性,随性。”

 

“他也不抽玉溪。”

 

“哥这走的亲民路线,不要纠结了。你们今天下午是打算逛动物园吗?”

 

“不是,我上午在这边有事,他说来这接我去中关村买个机械键盘,”张佳乐看叶修往地铁口走,“坐地铁?”

 

“我没车啊,不坐地铁坐公交也行。买键盘这事儿他可没让我代劳。”

 

“你们这公司服务质量不行啊,大孙可从来没这么穷酸。”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魏琛抱着落地扇往门里挪,大夏天的热得汗直冒,门开的有点窄,电扇头跟他一起卡在门框上了。他哼哼唧唧半天可算把电扇头扯了进来,底座一扫哐地把隔壁门口堆着的箱子给扫倒一地。

 

“哎来来来个人帮把手!”魏琛冲着屋里叫了一嗓子。不大会儿方锐跑出来,T恤汗津津的掀起来露出半截白肚皮,接过电扇把魏琛撂一边就去插插头开始抱着它吹。

 

“可算有个电扇了这破地儿闷得要死。”方锐对着扇叶子说话声音一抖一抖的。

 

“你可就吹上了,妈的出来搭把手搞搞这堆破烂啊!怎么摞的这是。”

 

方锐不情愿地从电扇跟前离开出去帮忙,一边收捡堆得满地的各种纸壳一边嘟囔:“这对门怎么老把他们家东西往咱们门口放啊,搞得我们门面跟个废品回收站似的。”

 

“呸。”魏琛抹了把汗把最后一个纸盒摞好,“你好意思说,让你去协调一下,你倒好,见到美女舌头都捋不直,瞅瞅你那猥琐样子。”

 

方锐一听这话把手里盒子一掼:“哎呦你真不地道这话不是拿来形容你的吗?说话要讲究方式要温柔,你懂吗?”

 

“屁,我看你就是让人往咱眼睛里插棒槌,”魏琛进屋咕咚几口把桌上水吞进肚,“行啦,哎叶修咋还没回来,这都半下午了。”

 

“不知道,也没回个电话。等着吧,回来再说晚上的事。”

 

“就他过得舒服,替人约会吊着膀子溜大街,我申请换工作。”魏琛放下水杯一屁股坐上办公桌。

 

“我们不是有君子协定在先,任人唯贤,因才施教。”方锐仰在椅子靠背上疲倦地说,“你太猥琐,让你去和别人的女友谈心,你每回都把临时帮工变成全面承包,我不能隔一天就让个汉子打上门一回。”

 

“我日,你有没有良心,叶修节操掉得甩我一条街,你怎么让他去?”

 

“他有耐心,可以跟人胡扯一天,你三分钟端不了簸笈就拔腿去找下一个。”

 

“那是老夫身体好精力旺盛,是你们能比的?”

 

“好好好,是他不够你有魅力,派他干这保险的很。看他出门T恤大裤衩的样哪有你……呃,棉背心大裤衩的帅,是吧。”

 

魏琛仰起头往嘴里倒杯子里最后一点水,乜斜眼瞅瞅方锐。

 

“真的,你看我真诚的眼睛。”

 

魏琛点点头。搬家公司的车还在门口,摁了两下喇叭催他们麻溜的把东西卸完。两人一起往出走,搬一条办公桌。他们三T公司开门还没几天,断断续续地还在添置东西。两人分两头扛着三合板的桌子想往门里进,结果门实在开得太小,魏琛这么一顶就把方锐直接压门框上了。

 

“哎哎哎你别往前走了我手都挤门框上了!哎呦!”方锐大叫,可惜他们这门面是门前有个浅浅的小门廊,现在他俩抬着桌子一个在门廊里一个还站在街上,闹哄哄的魏琛根本听不见他叫唤。这时候屋里电话铃响起来,方锐急了,直接把桌子往地上一撂就跑进屋。

 

“您好,这里是三T公司,替人解难,替人解闷,替人受过。请问你找谁?”

 

“就找你,”男声在那边嗡嗡急切地说,“我叶修,你们快点儿来这小伙子我架不住。”

 

“小伙子?不是一姑娘吗?”

 

“别纠结这个了你们快来,哎哎哎那个别扔别扔哎——”

 

“咋把桌子撂那儿了……咋了这是?”魏琛拍着一手灰进来。

 

“不知道,叶修那边好像不太对劲。”方锐把电话递过去,“你听听。”

 

魏琛接了听筒,听见那边乱哄哄的,约莫有人在喊什么叶修你给我站住然后咚地一声响。“冷静,冷静,都是我说胡话,好的你冷静我再也不胡说了,好好好,喂你们两个快点来啊苏州街那个云南火锅店门口——”然后电话就挂了。

 

“刚还你还夸他靠谱呢,得。咱收拾收拾过去?”

 

“那家具还都堆门口呢?”

 

“往门廊挪一下,回来再搬。”魏琛拽了T恤往身上一套。“他刚说在哪儿啊?”

 

“苏州街。”

 

两人往附近地铁口走去,穿着一样的T恤:白底红字,写着“三T公司”。

 

tbc……。(也许?

评论(10)
热度(8)
©罪惟 | Powered by LOFTER